關於部落格
  • 1139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基隆釣具街釣嘸人

時報周刊   / 報導/吳嵩浩

期待再出發,基隆中正路釣具業新手和老鳥要再創釣具街新高峰。
基隆港七號碼頭邊的中正路,擠滿超過三十家釣具店,是全國釣具最齊全、餌料最新鮮、店面密度最高的釣具街,二十年來服務超過百萬位釣友,年營業額達到十億元,更創造出基隆經濟奇蹟。然而受到濟經不景氣、魚類資源下滑及同業惡性競爭影響,釣具店生意大不如前,但這些老業者、新業主仍堅持理想,以信用、熱情力求振作,企圖將基隆釣具街文化延續下去。 基隆釣具街歷史開始於民國六十年代,直到民國七十五年,國內經濟起飛、從事釣魚活動人口大量增加,中正路出現第一家二十四小時釣具店(麗瑛釣具),這條釣具街步入最風光的年代。 帶動釣具店二十四小時營業風潮的麗瑛釣具店老闆蔡詩偉,回憶起民國七十五年到八十七年基隆釣具街的榮景時說:「那時中正路的四線道,每到假日,甚至是平常日傍晚,就擠滿來買釣具或釣餌的消費者,中正路上幾乎只留下一線馬路可以通行,每天光擺貨、準備釣餌就搬到手痠,每家店一天做上百位客人的生意,熱鬧狀況一點都不輸基隆廟口夜市。」 已經開店十六年的上海釣具許老闆也表示,因為中山高速公路出口在中正路,縮短台北縣市與桃園釣友到基隆釣魚的時間,再加上白帶魚釣況奇佳,每到假日都湧入大量人潮。以前單店單月營業額超過百萬是輕而易舉的事,平均月營收都有一百二十萬,甚至有單日單店收入超過三十萬的紀綠,為當地帶來龐大商機,也為這些釣具業者帶來財富。 如果以當時中正路上大約二十五家釣具店規模計算,這條釣具街每年創造約十億元現金交易量,釣具店業者整年總獲利五億元以上,不但塑造不少釣具大亨,也吸引許多年輕人從店員做起到頂下店面一圓淘金夢。不過就在種種環境與人為因素影響下,基隆釣具街的盛況不再。「那已經是兩年前的事了,現在生意沒那麼好做了。」望著空蕩蕩的中正路,噹噹釣具負責人彭安琦說。 「釣不到魚,沒有人來基隆,我們哪有生意做?」上海釣具許老闆這麼說。 據了解,帶動基隆釣具街榮景的白帶魚,最近兩年受到生態改變、漁業資源下滑影響,釣況每況愈下,冬天磯釣季也因為天公不作美老是大雨下不停,而降低釣客前往意願,釣具街的盛況不再,別說車輛並排的景況消失,連路邊的停車格都空蕩蕩的,釣具街的生意只能以一個「慘」字形容。 彭安琦氣憤地說:「漁業資源下滑是影響我們生計最大的問題,這都要怪政府護魚工作不力,違法拖底魚網、電魚炸魚、岸邊三海浬內捕魚的事件每天都在發生,哪還釣得到魚?有關單位不好好管理,客人當然都跑光了。」 他還指出,政府限制許多釣點不得進入的理由令人啼笑皆非,例如沒有鳥類通過的外礁規劃為野鳥保護區、安全且不妨害船隻出入的港口禁止釣客進入,卻放任漁船非法捕撈,令人不解。蔡詩偉也說:「我曾經到以前最熱鬧的釣點去潛水,每次魚群靠岸沒幾天就完全消失,幾乎都被非法漁民捕撈殆盡,完全破壞海岸生態,看了都讓人心寒。」 「這兩年來多數釣具店來客數下滑將近五成,只有假日偶爾會有人潮,有些經營較有問題的業者票子已經出現問題了,再這樣下去,『釣具街』可能成為歷史,實在令人擔心。」身為釣具業中盤商的克亮貿易業務代表張文祥的一席話,也點出目前基隆釣具街最大的隱憂。
過去基隆釣具街業者,每天都會湧入上百位消費者。
船釣大客戶,大陸做生意
不過雖然部分釣具業者將客源減少的罪魁禍首指向漁業資源減少,但根據部分業者透露,釣具街上的同業削價競爭,是另一項業者生計受到影響的主因。 彭安琦表示,民國七十到八十年代,釣魚人口急速成長,販賣釣具是釣具街主要獲利來源;但八十年代中期,釣魚人口成長趨緩,釣具街主要以銷售釣餌與消耗品為主,由於當時釣餌毛利高,人潮又多,因此創造釣具街最繁榮的年代。 不過根據一位不方便透露姓名的業者表示,四年前自從某釣具店經營權異主,新店家將釣餌售價往下調降後,以前一塊南極蝦餌售價約一百二十元,卻被硬生生壓到七十元,在協調後並沒有達成共識,惡性削價割喉戰於是展開。以冬天的東北角磯釣客為例,每人購買南極蝦的數量約在二塊左右,也就是業者每做一名客人就少賺一百元;如今甚至有業者以六十元低價來吸引客戶,業者形容這簡直就是做賠本生意。 這名業者表示:「賠本生意有沒有人在做?有!我們這條街幾乎都是,買釣具的人變少,餌料又賺不到錢,生意當然難做,現在也只能看誰撐得久,活到最後的人就贏了。」無奈的表情全寫在這名店家臉上,也隱約透露出釣具店數量未來只會有減無增的可能性。 除了魚類生態環境改變、同業惡性競爭導致基隆釣具街景氣不再之外,國內經濟基本面不景氣也是影響釣具街生意的主因。 統帥釣具負責人阿達苦笑著說:「現在人口袋沒錢,對於釣魚這種休閒活動的花費自然就少了,即使還是會從事釣魚活動,但出手不大方、次數不如以前頻繁,釣具業生意當然就不好做。」 蔡詩偉也指出,以前基隆釣具業發展最興旺的時候,「船釣白帶魚」是業者最喜歡的客戶,因為這些客人大多是事業有成的企業家,再加上船釣的成本較高,釣具店依賴這群人的消費相當重。「不過這幾年,這些船釣客大多到大陸做生意了,客源流失相當明顯,老主顧不來,荷包當然縮水。」 彭安琦也說:「經濟不景氣導致客源減少,影響的不只是釣具店,還是有許多原本提供船釣休閒的船家,他們投資數千萬打造的釣魚船,現在只能在港內養蚊子。雖然經濟不景氣影響的是各行各業,但釣魚這種休閒活動受到的影響最直接,業者想轉行也都很難。」
滿坑滿谷的釣友,曾為基隆釣具街創造年營收近10億的商機。
熱情與經驗,延續釣具街
據了解,目前基隆釣具街單店每月營運成本約在十五至二十萬,半數以上的業者每月獲利平均在十五萬元,幾乎是餬口飯吃。不過這些釣具業者卻也有台灣漁民那種刻苦耐勞的精神,企圖以服務與熱情,再次打造釣具街新文化。 上海釣具許老闆就指出,目前他除了負責上海釣具外,還和弟弟一起經營金榮釣具,生意難做是事實,但天無絕人之路,以他開店十六年的經驗,把握住老客人,提供最完整與細心的服務,只要客源不流失,等到大環境與客觀要素一形成,相信就能再創新高峰。 一邊接受訪問一邊幫客人整理釣具的許老闆說:「經營一家釣具店是長久的,這種傳統產業最重要的就是熱情與服務,所以我賣給客人的東西除了有品質保固外,也加強自己的維修技巧,要開創出店裡的附加價值,才能保有商譽,這才是長久的經營之道。」 阿達也說,提供釣客完整的資訊服務很重要,但節流也是度過「釣具黑暗期」的不二法門。目前他與太太都加入看顧店面的行列,這除了節省人事開支外,也讓他與客人的互動加深;再加上這些店老闆們都有相當久的釣魚經驗,傳授給新手消費者釣魚技巧與常識,也成了許多客人指定上門消費的主因。 蔡詩偉則表示,麗瑛不但是目前釣具街歷史最久的店面之一,同時也特別加強顧客消費的滿意度。不過他也表示:「傳統釣具店的消費者往往是衝著老闆面子上門,現在可能是考慮商品售價來消費,但未來一定是以服務導為主。」因此他除了協助母親經營麗瑛這家老店外,六年前也成立另一家複合式釣具店「摸魚去」,企圖將傳統釣具店的經營轉為日本大型釣具賣場的新模式。
摸魚去,光這塊招牌就花了上百萬,很容易吸引年輕消費者目光。
第二代接手,開創新商機
六十四年次的蔡詩偉算是基隆釣具街最年輕的釣具店老闆,同時也是「看著釣具街長大」的六年級釣魚人,以及首位基隆釣具業者第二代。 蔡詩偉笑著說:「以前我在幫媽媽看店時,全家人幾乎都只睡二個小時,媽媽還常在櫃檯打地鋪睡覺,爸爸也因為太勞累,幫客人買單時數錢數到睡著了,我則是幫忙搬貨搬到手軟,那時真的好辛苦,於是在當兵前的空檔,我就一直在想怎麼讓大家工作更輕鬆。」 蔡詩偉想讓摸魚去突破傳統,吸引年輕顧客上門,於是他重資花了五百萬元進行裝潢,其中光芭蕉旗魚造型招牌就花了上百萬,「那時我還和媽媽爭執了好久,但最後還是堅持全新的開放式店面。」 在成立摸魚去之後,蔡詩偉開始導入POS系統,「我媽媽後來發現同樣經營釣具店,獲利狀況差不多,『摸魚去』的店員卻比較輕鬆的原因是POS系統省下很多不必要的時間與人力,於是包括麗瑛和有股份關係的統一釣具都導入這個系統。」 除了將店面管理電腦化外,摸魚去所強調的「海洋休閒複合式」經營,有一半的店面則改為提供潛水活動用,除了販賣潛水商品,還開設潛水教室;再加上蔡詩偉自己擁有多張潛水教練執照,都為摸魚去開創更多商機。 除了摸魚去之外,差不多在同一時期進駐釣具街的國內大型連鎖釣具體系「魚拓釣具」,也強調以服務為導向的新經營模式,店內服務人員不但制服整齊、服務標準化,總公司也定期為員工進行職業訓練,再加上魚拓釣具與日本釣具業的溝通管道暢通,維修服務、特殊商品的貨源穩定,相較於像傳統雜貨店經營方式的老釣具店,摸魚去與魚拓就像是釣具街中的7-ELEVEN一般。 蔡詩偉說,現在的摸魚去或魚拓,想和麗瑛這樣的傳統釣具店競爭還很難;但十年之內,消費者習慣一定會改變,到時可能掀起釣具街的改朝換代。他以日本釣具產業為例,當地二百坪以上的賣場相當多,這些賣場最重要的價值就在服務導向,而乾淨、明亮的環境勢必吸引更多消費者上門。 魚拓釣具的一位店員表示,初期在釣具街設分點的生意的確不如傳統釣具店,但已有愈來愈多年輕釣友選擇這種店,再加上連鎖直營體系所提供的服務,要取代傳統業者指日可待。 不過即使面對新一代店面的競爭,傳統釣具業者卻表示,影響其實很有限,畢竟釣具街的歷史是以「熱情與經驗」建立起來的,或許新一代店面在市區很吃得開,但釣具指導、漁場常識以及周邊的服務,絕對不是這些新店面所能取代。不過釣具街有新血注入,就有機會再把市場搞大,大家經營不同的社群,將可為這條釣具街帶來更多活力,未嘗也不是好事一樁。

資料來源 摘自: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

資料來源 :1758網誌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